悦悦

只是一个平常的清晨,上课路上一位保洁的老爷爷急匆匆踏着三轮过去。
任何人的寻常,换到在一个人身上,都不再寻常。
若老爷爷是去上学,我是去做保洁,我在路上会想什么。

柔软总要由内而外才足够。像村上笔下的小熊,在草地上翻滚嬉笑,远远看去只有欢乐和悠闲。

何苦无艳阳,心中安详,迷乱情绪自然有处安放。

据说千年冰山最寒之处,是乳白的色泽,那是生命之缘,带着微弱而恒久的暖意。

碎了的心想用大衣包裹住。仿佛这样,风吹来也不会冷。

冬天,花,阳光,软软的绒毛能搭配出来的暖意,是无可比拟的意象。

学校东面难得有一块空地,本来要建教学楼,不知道什么原因把每次杂草推了又不建了。几次三番,这里就彻底成了野草野花的地盘。


何处曲径最通幽,花下站了许久,低头已见花满车篮,暮沉西楼。


匆匆忙忙来了又走,一条路走过多少遍,还有多少熟知只是未知的美。一个下午偶遇一直沧桑的蜗牛在岁月中,不用静只要好。


四年匆匆,梦幻般的岁月正在指间如水般流逝。嬉笑间的不经意,也许在日后成为最深刻的难忘。未知的其实不只是未来,还有现在。